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肖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雨下的 雪泥鸿爪  

2014-05-12 16:1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长沙东乡学士桥,百年前一栋官宦大屋不见了,留下几间土坯房,人称边屋。老祖宗年轻轻的战死沙场,留下十九岁的新婚妻子,为了守节,每晚将一升黄豆在睡前倒在卧室中,黑灯摸着一个不丟的还原,才上床睡觉,爺爺说:我们从小到大没见过她老的腿肉。清皇上颁发聖旨为她老建了贞节牌坊,每年发抚卹金,到民国时没了,她老不久死了。我父亲在边屋娶妻,他是小学教师,母亲婚后一年就生了一个女孩,生前梦一只鹤站在肚子上,乳名鹤祥,为女孩一生印证坎坷之路。              
一。倭寇时期:鹤祥六岁时,随父母到了长沙,父亲在湖南电灯公司工作,母亲在保育院工作,一家四口,日子还祘殷实,到了读书年龄,和弟同班读一年级,三公祠小学,原是个破廟,修整后变成了小学,中间一个很大的四方院落,有两棵梧桐大树,小学生就在此玩耍。长沙每天下午遭日寇飞机轰炸,读书改成上防空课,天亮到校,九奌后回家,好景不长,日寇飞机天亮就凌空了,孩子正玩得高兴,飞机挨着梧桐树尖飞过,落叶纷纷,孩子惊叫,老师喊快进洞,这时听到机关枪扫射声,飞机走了,书也读不成了。母亲被飞机吓怕了,经常半夜从梦中惊醒,不穿罩衣和鞋子,就往外跑,咀里叫着快跑快跑,人有神经了。每次日机轰炸后,有寻娘的,有找儿女的,有哭爹的,有找腿的,满街血肉横飞,血衣、血块挂在树枝上的惨状。日机每日不仃的轰炸,长沙成了恐怖的地方,无法生活了,父亲将母亲和子女送到东乡边屋,他有重要事情回城了。到了乡下,好玩的地方多,上树捉鸟蛋,下塘捉魚,下小溪里番螃蟹,年小不懂事,把母亲愁的急的快吐血,好景不长,长沙沦陷,日本鬼子下乡烧杀抡掠,手段残酷,强奸妇女时,将家里人老少都躯至前让他们看,不看的被刺刀捅,有孕妇被轮奸,奸后将孕妇肚子挑出婴儿玩耍,到每家捜索,见红漆家俱,用刺刀捅坏,大小锅将锅底打穿,见豬牛用刺刀捅屁股,国民党的兵是一群害人虫,被日兵赶杀,入村就偷鸡摸狗,调戏妇女,害得良家妇女躲避,一营兵住在肖家大屋,门前架上机枪大炮,夜半鬼子兵追杀来了,他们被杀得喊娘哭声震天,我们被惊醒,母亲拉着我们到山上树林深处  躲藏,长毛的松虫到处都是,姐弟俩吓得喊叫,母亲赶快晤了弟的咀,我不敢叫了,只哆嗦,日鬼子将国民党兵杀光了才走,天亮后,乡下胆大的去看,到处是各种各样的屍体,有跪着的、趴墙的、鉆入大水管漏出大半截的,投塘的。真惨。当时父亲为保护公家重要东西向贵州逃去,没回乡。苦了母亲一人。不久,乡下也淪为日寇之地,成立了维持会,在范围内,不要东逃西躲了,  没圤吃,农民将厕所墙土、地土熬圤,又苦又涩。唉!倭寇罪行太多了,罄竹难书。………鬼子投降了,我们又回长沙城,过上安稳日子,其乐融融。    

二。民国  最后时期:在读小学时,物价飞涨,日子难熬,父亲单位将工资折合成米,每月两担半米   ,四口之家,靠它生活,国民政府,为稳定物价,发金元  券,骗老百姓,报纸上宣传,金元券相当黄金,永不变质,母亲从牙缝里积蓄的钱,换成金元券,喜欢得不得了,那知不到一年,变成废纸,气得大哭一场,拿给我们玩耍 。长沙晚报报道,说红匪快来了,共产共妻,过断桥,挨枪打。搞得人心惶惶,不可终日,钱庄银行每天挤破门兑换,长沙大的商铺钱庄 ,都走空了,父亲那时半伩半疑,又送我们回乡读书。父母留在城里。一九四九年春夏之交,解放军半夜进村,不搅民,都坐在禾坪上、屋簷下,手抱膝打盹。天亮后爺爺和我同去开中堂门,见解放军站在门前,爺爺赶快将门关上,可是不能了,解放军推着门说:我们借堂屋休整几天,你们放心,绝不搅民,爺看他们都在外面过,不像国民党的兵,就让他们进了屋。他们真好,天天帮爺爺挑水,打扫卫生,对妇女不开玩笑,不动手动脚。走时将所有借用的门板归还上好,水缸挑满水,角里庭院扫得干干净净,爺爺说这是天兵。没多久长沙解放,父亲又接我们回城了。

三。解放初期:我们读高小,生活还算稳定,农民进城抓地主,同乡的农民进城都吃住在我家,抽旱烟时,将烟锅放在电灯泡上奌火,就是不着火,被我看到笑破了肚皮,问我、为什么亮就奌不上火,我告诉他,这是电灯,不用油,他很惊怪,看见肥皂,问是什么糕,能吃吗?我告诉他是洗手洗衣用的,并洗给他看。他们告诉我,如何斗地主,举了几例办法:一是将扮禾木桶放半桶水放一条大泥鰍,要地主抓住了泥鰍可以上来,泥鰍滑,怎么抓也抓不着,可怜这些财主泡上一天也抓不着。二是和风细雨,将细糠拌上水,放进风车里,将地主上衣脱去,光着背对上风口,农民使劲揺动风车,细糠粘满胸前背后,畸痒无比。三是驴打滚,对恶埧地主,开大会斗争,受迫害的农民上台诉苦,拳打脚踢,声泪震天,最后苦主要求枪斃,将地主用枪打不重要的部位,地主痛得满地打滚,打了很多枪,地主最后活活痛死。四是吊半边豬,将地主的一边大拇指和大脚趾用绳子捆好,悬在木樑上……
四。文革风云:文革开始,我害病回到长沙住院手术,医生当时十分谨慎小心,生怕捱斗,手术很成功,十天出院回家,母亲照顧真好,得文革的福,在父母家住了七个月。长沙兩派武斗,今天是造反派胜利,得意洋洋抓走资派载高帽挂牌游街,武斗死了人,抓走资派当权派跪灵,反手握长香,香燃完了方可起来。文革中、闹得父子不认,兄弟反目,只有派性亲。乱纷纷,你方唱罢他登场,兩派斗争激烈,武斗中死了人,反正是当权派遭罪,有的受不了欺侮,一个十三岁当红军,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的当权派自杀了。保守派胜利,拿造反派头头斗争,进行清洗站队,有的头头死了,还要掘墓焚屍,都不捁生产,斗得天昏地暗。上面才号召要文斗、不要武斗,慢慢才恢复较正常秩序,我休假期到了,回到单位上班,看到还有两派斗争的痕跡,互相指责,你保一个当权派,他保一个走资派。真是中国当时怪象。还有早请示、晚汇报,我带婴儿一样不能缺席,真苦!!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